从黑土地到蓝海洋 中国东北女人的印尼创业故事(图)

从黑土地到蓝海洋 中国东北女人的印尼创业故事(图)
雅加达12月8日电 题:从黑土地到蓝海洋 我国东北女性的印尼创业故事  记者 林永传  8日,前夜雨后雅加达一个可贵明亮清明的周日。由分担商务和营商环境副省长陈绿平带领的辽宁省代表团正在印尼进行拜访交流活动,来自我国“黑土地”东北的商人团体再度引起人们的重视。  该团体首度走进媒体视野是在本年我国国庆节。当天三位来自我国东北的创业者张宇红、王敏筠、李殿国在雅加达发起了一场自愿自费集会收看国庆阅兵的活动,约150名在印尼打拼作业的我国人参加、14家中资企业大方捐助、近30名志愿者自动参加服务。当北京天安门的国歌奏响、国旗升起时,这些海外游子都激动得热泪盈眶,局面令人动容。  这个团体中活泼着一大批女性,她们中有国企和民营企业的外派“老总”、更有“吃穿靠自己”的个别工商业者,她们以勤勉、干练、坦率和坚强的品质,用悲欢离合书写各自斗争人生,为“一带一路”建造增色。  日前,记者走近了其间三位,听她们讲述“东北女性”精彩创业故事。  “雅加达敏姐”王敏筠  来自我国大连市的王敏筠既有东北人的个头,更具有火辣、热心、直爽的典型东北人性情。她有一个很温暖的称号——“雅加达敏姐”。  得此称号缘于热心助人。流浪印尼15年,王敏筠亲自体会了异国他乡创业乃至生计的困难。前些年无法看着一批批兴致勃勃而来又无精打采而归的国人,咬牙坚持下来的她总算迎来“一带一路”建造大好机会时,便将作业的重心放在“为我国人服务”上,解国人在印尼打拼时的日子、作业之忧。  2014年,王敏筠创办了首要为印尼我国人供给服务的线上线下结合网络渠道“南洋公社”,供给全中文网上查找、下单、付出,送货上门的衣食住行游等全方位服务。通过几年的充分、晋级,做出了“有困难,找南洋”的口碑。  作业安稳后的这位“雅加达敏姐”,把许多时刻花在协助别人和安排团体公益活动上。  去年初,巴厘岛阿贡火山大迸发,许多我国游客被停留当地机场,她带领团队第一时刻赶到,协助游客撤离;每当我国年节,她都会到职工较多的中资企业,送饺子安慰海外游子的思乡之情;但凡在印尼举行的有我国队员参赛的体育赛事,一片炽热“我国红”啦啦队阵营中总能看到她繁忙的身影….。.  王敏筠说,“一带一路”建议提出6年来,中印尼各范畴协作进入了“严密期”,越来越多中资企业、我国职工参加印尼经济社会发展中,服务好他们也是掌握住了“一带一路”建造的机会。  “马头鬼”主人许文茜图为“马头鬼”主人许文茜(左)。许文茜 供图  衰弱的身段、戴一副方形近视镜,来自我国辽宁的许文茜更象是一名江南女子。  7年前,许文茜和老公关掉在浙江义乌的小工厂,带着7万元现金打起背包闯练印尼。  7年风雨,许文茜说尝尽了创业的艰苦。“记住刚来的时分,字看不懂,话不会说。在雅加达的贫民区租了一间只需一个天窗的小房子,每天早上5点钟起床、挤上没有车门的小巴士到凌乱的商场推销从我国带来的产品”。许文茜说,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从做箱包批发到拓荒鞋帽户外用品范畴,到现在创建“马头鬼”品牌、具有招聘20多名印尼职工的交易公司。  说起创业之初的阅历,许文茜的眼眶还会泛红。 每年旱季她租住的当地由于地形低都会发洪流,为了省房租只好迁就住着。有一次,洪流灌进了她住的小屋,夫妻二人花了3个小时把货往高处搬。“外面下着暴雨、心里下着大雨、眼里洒着小雨”,许文茜说其时只能在心里自己给自己鼓劲说“一定要挺住、坚持下去”。  由于挣钱心切加之对印尼法令法规不了解,许文茜说“被移民局抓过也进过警察局”。便是这样的阅历让她理解了遵纪守法运营的重要性。她说除了延聘律师完善公司悉数法令手续外,自己只需有空便尽力静下心来学习印尼法令知识,“既是对自己的提高,也可以协助更多刚到印尼打拼的我国人,让他们少走弯路” 。  “小飞侠”张立霞没有工人时,“小飞侠”搬起酒来也大步流星。张立霞 供图  论个头,来自吉林的“80后”张立霞简真便是福建广东滨海一带的“细巧女”。由于从事中印尼两国交易频频“飞来飞往”,细巧的张立霞有个“小飞侠”的外号。按她自己的话说“坐飞机象玩儿似的”。  为了白日可以作业,“小飞侠”常常挑选夜间航班,其风风火火的干事风格,又是个典型的东北女。  从2007年受深圳一家公司指使第一次来到印尼开拓商场,到现在既从事两国交易、又成为印尼本乡品牌ANKER啤酒雅加达区域总代理,张立霞说12年的商场深耕虽然有许多心酸苦涩,但也积累了许多经历探索了许多门路,并能使用这些经历和门路协助在印尼创业的中资企业和我国人。  有一回,由中企在苏门答腊岛上出资建造的一个燃煤电站建造工地上,中方施工队首要机械设备已装置好了,但来自我国的配件还在印尼海关的仓库里走着“程序”。按合同约好,电厂如推迟1天发电将损践约30万美元。施工方找张立霞协助,她使用经历和“门路”,不但在最短时刻内完结清关,并且招聘货运轿车通过轮渡直接将配件跨岛运送到工地,仅物流时刻就节省了10天。  常常在两国间“飞”,张立霞说最不甘愿的便是看到国人在入境印尼时被讨取小费。有一回在雅加达机场入境时,目睹排在自己前面的3名我国人被索要人民币,张立霞了解他们的手续都契合入境要求后,就与印尼移民局官员交涉、力排众议拒付小费,协助3名国人顺畅入境;有时看见国人入境时自动在护照里夹现钞送小费,她都会很不谦让地批判奉劝。  本年我国国庆当天雅加达的那场集会,现场挥舞着的200多面小国旗和一面大国旗,便是张立霞垂暮的父亲在国庆节前两天乘夜间航班、早晨到深圳,使用白日时刻购买并于当晚携带至雅加达的。  当现场所有人将国旗挥起、齐声高唱《我和我的祖国》时,张立霞激动得泪如泉涌。她说那是她“在印尼12年来最为骄傲的一刻”。(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