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笔下有一人最特殊,他明明不想学武功,最后却成了天下第一!

金庸笔下有一人最特殊,他明明不想学武功,最后却成了天下第一!
人人好,迎候来到武侠岛,我是龙岛主。若问《天龙八部》中谁的武功最高,人人一定会想到扫地僧,少林藏经阁一役,扫地僧时间短出场出尽了风头,三尺气墙吓得鸠摩智不敢动弹,翻手间打压当世绝顶强者萧远山、慕容博,以血肉之躯接受萧峰全力一掌只是吐了一口血,此等武功实力真实令人赞赏。但是论及《天龙八部》中最终谁才是真实的国际第一,谜底却不是扫地僧,而是今日要说的这位冒犯学武的人。他便是虚竹。虚竹从小日子在武林第一大派中,身边高手如云,却不喜爱学武,见到他人打打杀杀就恶感,但是命运偏偏那么新鲜,那些拼命学武的人怎样起劲也难成高手,他冒犯学武功反而成为了国际第一。《天龙八部》这部小说讲的是武侠故事,内核却是梵学至理,用四字概括便是“求而不得”。是日下人都有欲求,有人求武功,有人求权势,有人求爱情,有人求家庭,有人想纵横国际,有人却求少私寡欲。萧远山只求爱妻麟儿其乐融融,却遭受雁门关惨案家破人亡;慕容复同心求复国,最终却落得失利发狂发慌;段正淳求与丽人逍遥,最终看着众多心爱女子惨死面前;段誉同心求与王语嫣结成家族,最终却各奔前程(新版结局);鸠摩智求武功盖世国际第一,最终却武功尽失。每小我都有欲求,每小我都求而不得。虚竹是书中最不想学武的人,他求而不得,却成为了国际第一高手。在他冒犯的景象下,逍遥派的武学尽归他身,无崖子、李秋水、天山童姥的功力尽归他身,他想躲避,命运却逼着他往相反额倾向走,终究便是他与自身的初志越来越远,同心向佛严守戒律的他不但没当成和尚,还成为了一帮女子的主人,他想抛下身上的捆绑回来净堂,却发现抽身不得,他视功利如粪土,却成了西夏国的驸马,成了逍遥派掌门、灵鹫宫宫主。他寻求的得不到,不寻求的接二连三,这是多么的痛苦。当然了,有的人爱慕虚竹,虚竹不想要的恰是他们所寻求的。但是虚竹却爱慕他们,他们所轻忽的,又是虚竹想要的。其实这国际便是多么,“求而不得”便是日子的真实写照,只不外在《天龙八部》中被扩大了。故事中每小我的结局也弗成谓便是糟糕的,鸠摩智放下执念大彻大悟,成为了一代高僧;慕容复发狂发慌何曾不是一种美好;段延庆飘然远去恰是因为放下了怨念;虚竹呢,没能青灯古佛,却也收成了爱情。人生中那么多荆棘,或许开始的梦想失去了,但结局并没有那么糟糕。好了,本篇文章就到这儿,感谢人人的阅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